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单车向晚  

2010-07-06 14:45:36|  分类: 忆起向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9暑假轨迹~~~~

刚过七点,太阳慢慢沉下山去,还留一丝明亮但不刺眼的光线,绕着山尖,渡了金的山峰像是马良笔下的仙山,增加了几分飘渺······

已是农忙时分,收割机的轰鸣响彻田野,脱了粒的稻草从机身侧喷出,还是带着青绿的梗和细长的翠黄细长叶子,稻谷的清香在晚风里特别纯粹,,温馨而迷醉。

沿着公路奔跑的小孩子,扬着嬉笑打骂的喧闹从身旁而过,奔向阳光消失的地平线,在他们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是这条公路早已经面目全非了,两旁的水杉都已经长高了,粗壮的枝干高傲地刺向天际,熟悉的沿着树枝向上攀爬的牵牛花,早已作古,你甚至认不出它们确凿地造哪棵树上爬过,那一片牵牛花记载过多少童年的快乐,紫色、白色的花朵,顶着晨曦与露珠,小巧而狡猾的西瓜子藏在叶子的凹处,等待着一个一个又一个黎明的到来,他们绿色横条纹的身子,十足十西瓜的微缩型,花式美的,虽然没有香气,西瓜子是逗人喜爱的,虽然没有鸟儿动听的啁啾,往往是想摘花时,惊动了西瓜子,又或是捉到了一只西瓜子而忘了那里有打着喊筒似地美丽的牵牛花。

我不禁打心里笑出来,但是看着疯狂地在枝桠讲穿行的水瓜藤,我知道,有一个历史已经被岁月删没,消失在时光的尽头,繁华落尽是什么?许多时候我们都会这么想,这么问,我想,还是回归到了红尘滚滚中去了,叶落归根,化作春泥更护花,它和土地永远地相融了,但是谁又会知道它又会在多少个孩子记忆之中打下深深地烙印呢?至少我已经是其中一个了,不过它是否能永存,就只好交给时间这位冷酷的审判者了。

自行车的轮子在沾满泥土的公路上辗过,收割机在来回忙碌的同时也在周转过程中把田里的泥土带到到了这条曾经赶紧的路上,收割机的进入大概是近几年的事,那时跨区的收割者,打着每亩70元的价格在南方的稻田间来回穿梭,是的,大家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苦了,想想在酷热的七月,全副武装地到田里,手套、手袜,草帽,镰刀······一头扎进稻丛中,左手提住刀身,右手拿好镰刀,手起刀落,一棵稻子就被放倒。

 自高中起,就没有到田里割稻谷了,想想好些东西怕是已经忘了吧?但是儿时的那些百厌状,还是尤新的,戴着比头大许多的草帽,就往田里冲了,哪管手会被晒黑,哪管脸被刀一样的禾叶边缘割伤,本着搞怪和快乐,自己从不按顺序从头到尾地进行收割,总是一个人以两三棵为单位,一路迂回纵深发展,到最后整个禾田像是迷宫的通道,一路曲曲折折,看着自己的杰作,总是站在田里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大喊,最后总免不了母亲的一顿责备,不过顽皮的自己总改不了,挥着把镰刀一到田里就把那些教导忘得一干二净。

暑假,本想真正地去体验一下往昔那些富有冲动的日子,但是收割机的到来再次打破了我的幻想。

人就是这样,对于逝去的东西就会倍感怀念,特别是那些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忘不了了。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