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怀春”抑或怀旧  

2011-03-20 15:51:20|  分类: 忆起向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烟雨三月,广州的木棉花开得分外的旖旎,作为这个城市的市花,我对他却没有过多的的喜爱,因它的浓妆,因它开得过于惨烈,英雄无需显露,百草丛中的无名野花却特别有韵味。这个霉晦的季节,阳光慵懒,自然在沐浴更衣,于潮湿粘滞的空气里人特别容易陷入思觉失调的状态,政务繁忙,未老先衰的明首辅张居正说“霜雪之后,少加和煦,人即怀春”,此时老衲却想到怀春的另一层含义,不禁掩袖凝眸,老泪纵横:粉黛三月,怀春容易,怀旧却难。
       聚散本匆匆,去留无穷尽,三水一行,消去了多月的郁结,李园一鳖,却更加感怀,如果有人问我为何如此“感性”,我真的冤枉,怪就怪这闷闷不乐的鬼天气,它可以把猥琐男变得突然抱树深情款款唱情歌;也可以把浪荡女变得呵气如兰,小家碧玉,拼命作小鸟伊人状;可以使啃着干面包的流浪汉停下匆忙的脚步,放下破旧的吉他,两行清泪,一脸惆怅遥望故乡山川,望眼欲穿;也可以使街头正热火朝天地抢盐,抢油,抢米,抢海带的劳苦民众突然原地定住眼里堆满柔情,或捏着盐,或抱着油,或淘着米,浪漫尽致地朗诵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来了,正如我轻轻的走,轻轻的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西边的一片云彩”。
你说,我能淡定么?
       我们低调地回去,却高调地离开,实在是有违社会主义一向提倡的朴素优良的作风呐。还再次有意无意地洒下七分不舍,两分失落,一分遗憾。我掐指一算,眉头一蹙,有多少旧不可以乱怀。我经常说,三水两年像梦一般,却是有痕有迹,即使日过响午也能循着蛛丝马迹勾勒出半个轻狂的大学生活。双脚一踏上熟悉的土地,全身的感觉神经仿佛就痉挛起来,我打着牙祭,完全是“脉气外泄”,我却对别人说感觉天气有点冷,这种谎话完全是对自己的扯的。
       变与不变,有个词语叫做“时过境迁”,昆明湖上表演跳水却不幸身亡的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两者一结合就产生黯然神伤的威力,忧伤是没有的,对于我只有腰伤,毕竟只有环境的落差才会使人生出那些“仿似无病呻吟,逢场作戏一般的情感”,不过感怀却是一大堆,属于我们的时光已经走远,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李园的花看不到,青涩的果实却开始坠满枝头,莲湖上的拱桥陌生得像相亲时初次见面的男女,我和它也是相对沉默,那天夜里走在上面还差点被撂倒,我狂骂几句,悻悻离去,像一个多情的女子遇上一个闷骚男,它就是以这种方式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晚上坐车回去,汽车全速行驶,西二环高速上一片漆黑,路灯的纯装饰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车也少,坐在同样漆黑的车厢内,喧闹过后的宁静来得轻悄,只有手机微弱的亮光,迷迷糊糊之间,只听见引擎的声响和宁爷偶然惊奇的发现,我们走的路原来竟是他当年取道里水,回中学的轨迹,一想,时光何其相似,自是勾起他不少唏嘘往事。
       我们回去,抱着“怀春”的心情,感怀春天的美好,抱着“怀旧”的思绪,怀念旧时特别二的青葱岁月,我们离去,抱满言溢于表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