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错过一座城市  

2011-05-28 00:39:35|  分类: 雪爪鸿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夏露出了它性感的大腿,我就嗅到了玉兰花的浅香,广州的人们和我一样早早地见证了这个城市的殷红的木棉花落地辗作泥,化成无数的孤魂野鬼徜徉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一百年前的素馨花散落在古老羊城的昏黄旮旯里,我从没去过西关,也没去过东山,我不过是曾幻想以一个登徒浪子的姿态在沙面坐在星巴克的优雅餐桌上翘起二郎腿喝一杯从外头捎带的可乐,并眯起眼睛端倪这个像梦一样的世界。

我终究只是新世界的一个思想流浪者,羊城的过去无论如何都只能在装帧精美的图书上窥见一二,又或者以一个行者的步伐行走在大街窄巷走企图进他支离破碎的往昔,和他的过往相比,我有时更喜欢现在的它,它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色彩,特别是在夜晚,整个城市沉浸在色彩幻影里,那背后的繁华和奢侈,那背后的迷惑和情欲,那涌动的人流正在释放着时代的狂野气息,当我醉了,我爱上这样的一个妙龄城市,但是有人说,广州有两千年的历史,我抚着刚被笨重的钩机推翻的水泥砖头,我说广州正像一位渴望着恋爱的女子,春情荡漾。诱惑着万千的人拼命往这里来,它成了一个传说,一个很久远的传说,有些人为此等了几年,才凑够钱财在某个落寞的黄昏飞鸦一样仿佛回到了久违多年的的故乡。

那年夏天,我们像某部老套的港产某个片桥段里的主角,风尘仆仆地来到广州,拖着笨重的行李,一脸土灰,忧心忡忡地走下汽车然后去赶地铁,在地铁站里迷失在炎夏的酷暑和混杂的人群中,我们此生离开一个城市奔向另一个城市是如此的频繁和平常,但是每次离开都给我不一样的感觉,或喜或忧或无以名状,总是夹杂着复杂的情绪,有那么的一刻那些和我一起怀着某个破败的梦想的朋友一样,必定感到了那种远离故乡的陌生和面对繁华的刺眼而躲闪的眼神,我们像无数离乡别井的打工者一样,背着沉重的行囊走在另一个城市里,哆嗦着或假装镇定着,但见满眼的风物披上触手难及的痛楚,我知道了那不是怯弱,只是一种难以适应,一种真正的远离的最好证明。

我们今天像个老广州一样,说着娴熟的白话,夹杂着粤味浓浓的“粗言秽语”,然后拿起一份本土牛逼哄哄的报纸,以一个评论家的语气给大伙说说报纸的立场,说说政府的态度和民众的觉悟。那一刻我们已经忘了,地铁里逼窄的空间和拥挤的人群,已经忘了路上浪费在交通工具上的一大堆时间,已经忘了无数次恋爱和工作失败的黯然神伤,已经忘了要赶赴的一个一个酒场宴会。

生活已经改变,人已经改变,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角落里,那些人啊,他们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当我像一个黑夜的潜行者寻找着那些为这座城市打上性格印记的人们,我错过了多少个他们,他们也许就在我们身边。错过他们,你就错过了一座城市!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