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民主政治与公众舆论 ----读李普曼《公众舆论》  

2011-06-24 22:01:32|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显然书名“公众舆论”四个字让我们产生了一种惯性思维的错觉,在我们都以为它是一本讲述新闻传播学的论著时,李普曼却告诉我们他不过是借这么一个楔子论述的是民主政治的运行逻辑,新闻不过是公众舆论形成的一种重要手段,公众舆论不仅是指民众中的意见集合,更加指的是官方通过各种手段整合的一种为了达到控制和利益而存在的方法。

《公众舆论》一书被推崇为传播学的奠基之作,在许多传播学的书中我们都可以看见后来者对它书中观点的引用,感觉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有时不免会想这样的引用的是否有点断章取义,例如在说到报纸内在机理时,相信很多人都会引用第二十三章《新闻的本质》里面的一句话“到达读者手中时,每份报纸都已经是一系列的产物,这些选择包括印什么新闻,印在什么位置、每条应占多大的版面、各自的重点是什么等等”,作者在这里要想说明的是这些都是为了制造舆论所做的努力,如果你有刚才的那种想法是因为对本书的理解产生了差异,《公众舆论》诞生于1922年,其写作背景是作者看到一战中各个政府为了战争的自我利益在国际上大造舆论,对新闻和舆论的交流设置障碍,使到达民众的信息都经过了一系列的处理,也就是所谓的真相被轻巧地掩盖了起来,政府主导着民众的舆情。

作者一方面看到了国家从政治上对社会的控制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媒体(当时主要是报纸)对民众舆论的塑造上,以及事件背后局内人对局外人的主导。

我们现在之所以能从本书中找到传播学的很多经典范式,那是因为作者花了比较大的篇幅去论述了新闻这一手段在公众舆论中的重要作用,包括新闻的本质,还有读者的性质方面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提出的“拟态环境”的观点使人眼前一亮。它指的是传播媒介通过对象征性事件或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之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这种环境介于公众和真相之间,让人们在不自觉之间接受这种被加工过的环境而且渐渐地习以为常,以为它就是事实的全部,另一个观点是“成见”,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成见源于我们无法面面俱到地了解整个世界而只能了解到事物的某一个方面或某一个片段,我们的经验来自于别人的报道和自己的想象,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成见,成见一方面使我们能心安理得地坚持自己的立场,另一方面却使得和事实有一定成都的分离,我们无法否认李普曼在传播学上第一次大规模地对这些现象进行系统性的分析,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倾向于把本书归于政治学的范畴,政治是本质,舆论是手段罢了。

作者在第一章就说到“我们不得不从政治上去应付的这个世界,既产生于想象,也产生于见解,又产生于思想”。通过这种想象和思想的,我们在头脑中逐渐形成一种图像,关于自身,关于别人,关于我们的需求、意图和人际关系的图像,这就是我们的舆论。

但是我们获得的真相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它受到很多因素的抗扰,它们阻碍着我们尽可能地接近真相,毋宁说这就是常用的政治手段:审查、限制的交往、关注公众事务的匮乏的时间,压缩的消息等等。这些方法几乎都是作用在我们的舆论上面的,它要改变我们直接认识的可能性,使我们总是和现实保持一种距离,这些方法交织成一个看不见得环境,那就是“拟态环境”,它让我们不知不觉地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慢慢地形成成见,慢慢地习惯它的象征,慢慢地转移我们的兴趣,然后支配公众舆论的形成和发展。

舆论是如何作用于民主政治的?作者谈到了象征性的想象,要想把众多舆论统一起来形成普遍的意志,就需要发挥领导者的象征作用,而这个过程也是舆论不断地通过领导者向公众发布舆论的过程,共和党候选人休斯为了把异质的舆论汇集起来确保进行一次同质的投票,他的言论游走于各派之间但是又没有触及他们的根本利益,他充分考虑到舆论在他们之间的作用,按后把不同的见解进行调合使它们接近中间色调。

公众舆论被认为是民主政治的原动力,传统的民主政治舆论学说认为“存在一种叫做‘公众舆论’的力量乃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作者却认为他们忽略了虚拟环境的产生和存在,公众舆论不是凭空存在的,他实实在在地存在于统治者所限定的那种范围之内,作者在分析前辈民主政治时否认了那种所谓的自发性的理性的正义感,民主政治要通过公众舆论发挥作用的,而且是通过它才形成了人民脑中看待政治的成见,人民在不自觉之间完成了一次并非本能的自治。

李普曼在《公众舆论》中关于民主政治并没有提出像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那样具体的新论点,他更多的是在论证过去的民主政治观点对舆论的不重视和那些具有代表性的民主理论(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反思,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检验一下舆论在民主时间过程中的非凡作用。正如作者所说“如果没有一个独立的专家组织为那些必须进行决策的人物挑明无形的事实,代议制政府就不可能成功运转”。公众舆论怎么就成为最初的民主政治的一个难题了呢?古代的理论认为人们着重的是眼前的的事情,那些思想家也是围绕着自我中心的人进行思考的,作者还举了杰斐逊的例子以说明民主实践过程中公众舆论不断地和外部世界相契合。

《公众舆论》一书是对我们周围显而易见而又默默无知的拟态环境的探究,对当时新闻传播机理的深入解剖,其实质都是为了更深刻地去认识民主政治的运作逻辑和明确政治科学的任务,但是民主政治不是单靠新闻舆论机构就能完成其功能的,作者也反对这种把新闻机构功能夸大为本该由“民主政治”机构完成的使命的说法,毕竟新闻机构不是制度的替代物。

李普曼的许多观点是基于民主政治的具体历史发展过程中提炼出来的,但是它关于新闻真相的观点对于我们现有制度来说也具有一定的知道意义,例如他说“新闻机构最上乘的表现就是成为制度的仆人和卫士,最差的则会沦为少数人利用社会混乱达到自身目的的手段”,这是从国家制度层面上对新闻机构的理解,而关于公众舆论的本质问题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当然后一种情况是任何一个国家不愿意看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