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冯永锋:做环境报道的三重法门  

2011-09-27 16:13:34|  分类: 媒体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南方传媒研究

冯永锋

无论你如何专业,也无论你浸泡的时间有多长,担任一个记者,最需要的仍旧是你的情感,无论是对这个社会的情感,对自然界的情感,还是对你所报道的事件当事人的情感。都非常重要。

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本人简单总结了一下做环境报道的方法,大体有三重“突破”法,一是“与环保组织结伴法”,二是“无知搏有知法”,三是“低调亲赴现场法”。

首先说一说与环保组织作伴法。

很多人忌讳与环保组织作伴,深怕自己身陷其间,为其左右。《中外对话》总编伊莎贝尔女士2011年7月2日作客达尔问自然求知社时,提到一个观点比较客观。她说,要报道好环境问题,必须和民间环保组织交朋友,他们有大量的案例和信息可刺激你思考更多的选题;当然,记者本身要注意不要只报道环保组织的成就,而要擅长从环保组织提供的信息里发现新闻线索,而不是只为环保组织说话。

比起她的这个观点,《南方都市报》的喻尘,则更加保守一些。他在一次环境报道的研讨会上说,他不建议南都的记者参与到民间环保组织的事件中去,尤其不要成为其一员,因为他担心记者本身的独立性受影响。他这话容易给记者造成一种误会性恐慌,以为所有与环保组织沾边的事,都不要去参与,免得被组织上当成“参与环境保护运动”。其实这个界限是很清楚的,任何记者都会有基本的职业独立性,从环保组织那获取信息源,与从企业、政府、个人那获取信息源,都是一个来路而已。如果因为担心自己丧失独立性,那么,任何信息源也不能接通,社会上的任何机构,无论政府企业个人都无法接触。

整体来说,环保组织确实有一些特点比政府和企业更加吸引人。和环保组织的合作,一是替社会在环境领域探险,去做些社会普遍上认为无法做的事——那么,这样的故事,总是具备极其良好的新闻吸引力。二是发现很多边缘问题,这些边缘问题往往在当时社会环境中,要么不为人所广泛认知,要么不被人所接受——那么,其传播这些边缘思想、先锋知识的过程,其实也是很吸引媒体的过程。换句话说,环保组织只要在行动,其身上就一定充满了新闻性。任何媒体只要按照媒体本性去行事,那么,积极地与环保组织结伴,是其从业的基本前提。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目前中国所有在环境报道领域做得出色的媒体人,几乎无一例外是环保组织的好朋友。大家不信,就去数一数,列一列。我在这里,就不一一点名了。

反过来说,中国大量的民间环保组织,也是媒体很要好的朋友,如北京的自然之友、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等等。因此,我认为一个不会与环保组织打交道的记者,不可能成为好的环境记者。当然,一个只会与环保组织打交道的记者,也不是一个好记者。不过,我从来不担心记者本身会丧失所谓的新闻独立性,物理距离不等于逻辑距离;我更不担心记者会缺乏专业能力,即使他个人一时糊涂,其所在的单位领导、编辑、读者,也会及时提醒他、纠正他。

没有什么能阻挡你成为专业记者,但有很多成见和忧惧会阻挡你成为一个有情有义的专业记者。

其次,说一说“以无知搏有知法”。

这句话是我在2010年的一次环境媒体报道研讨会上信口说的。当时我看不过有人动不动说记者要有“专业能力”,尤其要对所报道的领域非常熟悉。我想,这些强调记者专业性的人,其实强调的是“第二专业性”,也就是报道领域的知识专业性。记者一般首先遭遇的是“第一专业性”,即新闻专业性,就是说你永远要记得你是个记者,要按照记者的专业方式去工作。

那么,到底是新闻专业性重要,还是报道涉及领域的专业能力重要呢?我想,我们得承认一个最基本的现实,就是所有的记者,其实都是一些领域的外行。甚至有意思的是,越是外行,越可能写出更符合新闻专业性的稿件,内行对行业特点丧失了敏感之后,其写出来的东西,表面上深刻,恰恰可能反而沾染了行业的呆板与无趣。

一个人是不是有才能——或者说专业能力,其实是看在给定时间最短、信息量最不充分、资源最稀缺的情况下,他仍旧能够做出相对出色的报道。记者这个行业,说到底你遭遇的任何一个新闻议题,不管是你主动发现的还是报社派定的,其实都要求你在极度“外行”、“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资金紧缺”的情况下,仍旧能够写出相对出色的报道。

所有的新闻议题都很无情,今天关注了明天可能就抛开,而且可能永远不再关注。记者每天面对的都是大量的、常规性的工作,记者每天都可能面对一个新鲜的知识系统,这实际上要求记者牢牢把握的是新闻行业的基本专业能力,而不是对每个领域都要精通和熟悉。如果一个记者只能写某个领域,那么这个记者必然是不称职的。如果一个记者在行业共识的时间长度内,以“不理解某个行业”为理由,无法写出普通质量的稿件,那么这个记者也是不称职的。这也是媒体虽然表面为文字、图片或者说视频,但其永远不可能用艺术作品来被人对待的原因。这也是记者编辑其实是一个门坎很低的职业的原因。

如果一个记者真的想成为好记者,隔个五六年,适当地换一下报道领域是必要的。

我最想说的是第三个,“低调亲赴现场法”。

记者要甘于平庸,尤其在这个媒体乱军拥上的时代,你的任何一篇作品,都可能是某个事件报道的重复性报道中的一篇。指望通过自己一篇报道就产生轰动效果或者参与解决了某个问题,在今天没有多方共进,没有持续报道,单篇作品的影响力作用都是低微的。

一切媒体的前提,是要奔赴现场。可惜,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肯奔赴现场的媒体,一向都很少。而肯低调奔赴现场的媒体,更是少。

在发生事件时,公众最需要知道的当然是现场的情况。但一旦发生事件,现场却往往是最难“靠近”的,因为社会的关注恰恰会给新闻当事人、新闻利益相关方制造“赶紧关起门来”的冲动。在这个时候,高调地宣称自己是媒体,手举记者证处处要人配合,结果往往可能适得其反。你得到的,往往是所有人都得到的消息——虽然只要到了现场,你得到这些信息,就已经算是一个基本称职的工作表现了。

更低调的“亲赴现场法”,当然是在某个事件刚刚露出苗头,需要媒体去放大时。这时候,如果你能够率先出现在现场,并在信息尽量完整、利益相关方尽量充分的情况下,写出一篇足够成立的报道,就很好了。你这时候的工作恰恰不是追求全面和深刻,而是要做到“够用就好”,只要现场给你的信息足够你支撑一篇稿件,那么你就放手写吧。你做的报道很可能帮这个事件完成了“从零到一”的升级。所谓的“从零到一”,就是让原来没有成形的事件,通过你的采访拢聚成形,给后来报道者提供极好的“挖掘通道”。

当然,奔赴这样的现场,其实需要的反而不是所谓的“勇气”,而是你克制自己怀疑、出走的冲动的能力。因为面对一个冷问题,你得设法说服自己还得说服同事,你写出来的报道,甚至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会成为媒体行业一时追逐的重大事件。这时候,我们确实发现,一个人对一个行业适度的了解和“同情”,在一个“行业现场”里相对长时间的浸泡,确实也是非常必要的。

但无论你如何专业,也无论你浸泡的时间有多长,担任一个记者,最需要的仍旧是你的情感,无论是对这个社会的情感,对自然界的情感,还是对你所报道的事件当事人的情感。都非常重要。这么说不是因为只有记者才是一个需要情感的行业,而是因为作为一个人,得有相对充沛的情感源泉,这样,你才有可能无论是看到苦难还是遇上欣喜时,都能够迅速在第一时间“灵魂附体”到采访对象身上,即从“技术层面”充分理解,又从“情感层面”对他们充分领悟。

如果说,我上面所写的这一切都还没觉得让我过瘾的话,那么,我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无论你做不做环境报道,如果可能,请去自然界观观鸟,请去自然界认识一下植物、昆虫、雨水和风沙。你可以跟着推广自然认知的环保组织一起去,你也可以自己随意去。一个不热爱自然的人,一个与自然界存在诸多阻隔的人,确实还是很难做好环境报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专业性”,我只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活在自然界中的人,应当基本具备的才能,不在于你当不当记者。

(作者系光明日报记者、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