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新闻角度  

2011-10-11 10:13:15|  分类: 媒体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新闻角度?从2011年10月10日羊晚和南都对“13岁女孩遭中年男子禁锢奸淫”一事的报道可以体现出来,而且也可以看到新闻角度的选择和报纸的立场定位不无相关,南都一直以来都是敢说敢评,锋芒毕露,都市报的性质要求它的新闻需要紧紧地抓住受众的眼球,羊晚作为这个城市唯一的晚报,风格一直以来都具有浓厚的人文关怀,体现社会温情,因此报道也趋向温和。南都采用倒金字塔式解构,羊晚采用金字塔式解构。个人觉得,这个事件用金字塔式结构更有震撼力,随着时间的推进,敏敏的家庭越来越支离破碎,生活越来越沉重,到最后她被诱拐禁锢达一年之久,让人倍感痛心。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南都的结构,无论标题还是一开始就放置的“重磅炸弹”能一下子把好奇的读者吸引住。

南都:
遭性禁锢15月 幼女只盼回校读书

13岁女孩被关在一德西天台阁楼,其间父亲去世,早年母亲失踪,一直没有户口无法接受义务教育

    13岁女孩被禁锢在一德西天台阁楼,遭一41岁男子奸淫达15个月,其间父亲去世,早年母亲失踪,一直没有户口无法接受义务教育。

    柜面贴满发黄的照片,女孩幼儿园时烂漫的笑容,仿如昨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墙上的挂历停留在2010年9月。当13岁的敏敏(化名),再回到这个洋溢着童年欢乐的小窝时,她已变得目光呆滞。更大的打击是,在她被禁锢奸淫的15个月期间,相依为命的父亲已因病离世。

    自2010年4月起,敏敏被无业男陈某禁锢在天台屋中,直到今年7月才获解救。(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受困阁楼饱受摧残

    眼前的敏敏目光呆滞,提起以往的事情时,她把声音一再压低。

    去年4月,才上小学四年级便辍学的敏敏,在外头玩耍时,认识了一个修电脑的“叔叔”。“叔叔”告诉她,他家里有电脑可以玩,还有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然后他把敏敏带到一德西儿童公园旁的住处,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敏敏就被困在那个天台的木阁楼里。

    据敏敏回忆,木阁楼很小,才十来平方米。楼板楼梯也是木质的,每一户人家都各自在楼梯安了照明灯。“我一直弄不清楼梯灯的开关在哪,我怕黑,不敢出去。”敏敏说,那个男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几乎一整天都在家,有时候他出去了,就会把门锁起来。

    敏敏的伯娘流着泪说,孩子被拐的时候身高才1 .4米,还未发育成熟,但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被那个男的当成性玩偶。

    据越秀警方今年7月22日开具的一份《破案告知书》显示,疑犯陈×恒,男,41岁,该案被定性为“奸淫幼女案”,目前仍在进一步侦查当中。(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最让敏敏痛心是无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去年12月23日,敏敏的父亲由于肺部感染去世。此时,女儿敏敏失踪的案子未破。

    身世凄惨痛失双亲

    1998年8月,敏敏出生在中山六路。父亲保延杰是广州越秀区诗书街人,母亲是广西思旺镇新政村人。每天晚上,父亲都带着女儿到巷口等着妻子下班回家。敏敏记得,小时候爸妈很少吵架,对她特别疼惜,想吃什么妈妈都会买给她。但在她5岁时,母亲检查出患肝癌,肝腹水病症严重。看病花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敏敏母亲知道治愈无望,几度离家出走,后来都被丈夫找到。可就在8年前的一个清晨,敏敏妈妈再次出走,这一次,再也没能找回她。而街坊以及亲戚都猜测,敏敏的母亲当年病情十分严重,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

    自母亲消失后,父亲整天酗酒。动不动就打女儿。“爸爸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敏敏说,妈妈不见了之后爸爸就发疯似地喝酒,经常拿棍子、衣架打她。因为被打怕了,她有一段时间一直到深夜才敢回家。

    此时敏敏就读于新苗小学,因为经常迟交学费,她觉得老师和同学们都看不起她。高年级的学生也欺负她。到了四年级下学期,由于没钱交学费,敏敏从此辍学,整天在外面闲逛。后来结识陈某(即警方《破案告知书》中的陈×恒),继而发生惨剧。

    没有户口至今飘零

    由于当年父母在未领结婚证的情况下生下敏敏,负责接生的也只是民间的接生婆,并没有出生证明。13年来,敏敏一直没有上户口。

    没有户口,意味着无法享受义务教育,无法办理各种证明。自今年7月被解救后,敏敏依旧是个“黑户”,主要靠舅舅和伯父家接济,中山六路234号大楼的街坊邻居也热心帮助。由于孤身一人,原来住的地方因无钱交租而断水断电,敏敏现暂住在舅舅的一间仓库里。亲戚街坊们目前最希望的,是帮敏敏找回户口,让她告别黑户生涯,尽快上学。“现在发育得这么好,又整天在外闲逛,真担心她又出事。”

    敏敏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能办好户口回学校读书。

    南都记者 吴广宇 实习生陈晓霖



羊晚:
13岁幼女失去双亲,被拐奸淫一年多,终被广州警方解救
无户孤女虽获自由重返校园希望渺茫

文/羊城晚报记者 何裕华 林园 

  13岁的她,土生土长在广州,父亲为世代老广,这座大都市却吝啬于给她一个户籍认可;13岁的她,母亲患肝癌离家出走,父亲因此酗酒度日,并因酒精中毒去世,她更被陌生男子诱拐长达一年多……命运的铁锤给了她最致命的打击。今年7月,这个叫敏敏的13岁女孩,终于被警察解救出来,然而,没有广州户口、失去双亲的她,已是无依无靠,重返校园的愿望也变得遥不可及。

  母患肝癌出走 父亲酗酒去世

  “那天是早晨6点多,刚下过雨,天还灰蒙蒙的。妈妈走进我房间,关了窗,拿了零食和酸奶,然后就出去了。”8年前,母亲出走时的场景,给当年仅5岁的敏敏留下深刻印象。10月8日,坐在那曾经完整温暖的家楼下,敏敏向记者描述在记忆深处的母亲。“她很漂亮,脸长长的,两边很瘦,嘴巴微微翘起来。”

  敏敏的家,就在广州越秀区西门口附近。街坊称,该房子是邮局租给敏敏爷爷的单位宿舍,早年,敏敏一家三口和爷爷都住在里面,房子虽旧虽小,但也乐得邻里呼应,和谐共处。

  由于敏敏爸爸没有固定工作,这个家庭的生活一直很拮据。而敏敏的妈妈患上肝癌,于这个贫寒之家而言,更是雪上加霜。“那时,他们家四处借钱看病,日子很艰苦。”邻居梁姨说。敏敏的妈妈知道治愈无望,几度离家出走,后来都被丈夫找到,8年前的一个清晨,敏敏妈妈再次出走,这一次,再也没能找回她。而街坊及亲戚都猜测,敏敏的妈妈当年病情十分严重,应该早就不在人世了。

  敏敏表示,妈妈还在家的时候,和爸爸感情很好,而爸妈也很疼自己。“从妈妈最后一次出走之后,爸爸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喝酒,喝醉了就拿棍子打我。我不在,他就打家里的猫。”

  为了躲避父亲的打骂,敏敏常常流连在外,至深夜才回家。“晚上,爸爸才会变得温柔一些,跟我好好说话。所以我白天就在外面玩,到晚上才回家。”而由于酗酒,敏敏的父亲也于2010年12月病逝。

  不堪同学欺负 又遭坏人诱拐

  突如其来的家变,让敏敏无法正常上学,她清楚记得:“那年,我上四年级,下学期刚开学,我才上了一节课就没书读了。”因为家贫,她交不起学费;因为受尽歧视,她也不想面对老师同学。失去家庭温暖和学校教育的敏敏,终日流连街头玩耍。

  然而,就在敏敏辍学不久,噩运的魔爪再一次伸向她。她告诉记者,有一次她正在外面玩耍,一名中年男子说自己家里有很多吃的和玩的,将她带到位于仁济路的一间出租屋里,那一年,她还不到12岁。

  敏敏说,那是一栋四五层高的房子,男子住在天台,房间很小,摆着一张床和一台电脑。“外面很黑,我不敢出去。而且他一整天都呆在家里看着我,门也是锁着的。”敏敏说,这一住,就是一年多,“在那里发呆,玩电脑。”

  记者从敏敏街坊提供的资料中看到,敏敏的家人在2010年5月向公安机关报案。今年7月,带走敏敏的中年男子被公安机关以“奸淫幼女罪”判刑。至此,敏敏才重获自由。据了解,该男子今年44岁,广西南宁人,是无业人士。

  这一年来,曾发生过什么,敏敏并不愿意提起。如今13岁的敏敏身高已达164厘米,发育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她天真依旧,但已丝毫没有同龄孩子的活泼与快乐。敏敏称,被带走这一年多里,她曾回过两次家,但父亲从未问她去哪里,也没阻止她再次出门。“在家爸爸会打我,那个人(指中年男子)只打过我一次,而且是比较轻的。所以我就又回去了。”敏敏说。

  没有出生证明 难获义务教育

  由于父亲去世,被解救出来的敏敏仍面临着命运的重重考验。街坊梁姨透露,虽然敏敏的父亲是广州人,有广州户口,但由于敏敏的父母结合并没有领取结婚证,而敏敏也是在家里出生的,没有医院开具的出生证明,因而,她至今没有广州户口,接受义务教育成为“奢望”。

  据了解,早在2006年,敏敏的父亲就曾带女儿去做亲子鉴定,虽然两人的父女关系铁证如山,但敏敏所属的诗书街街道办事处一直没有把她的户口办下来。

  “原来我想着她能在我家住下。但她被救出来后,心病很多,性格变得很古怪。白天不见人,只有吃饭时间才回来。她不讲卫生,跟她说话她不听,还跟我的小孩打架。”无奈之下,舅母只能将敏敏安排到一个放鞋子的仓库里住,每天留饭给她吃。

  “我想搬回原来的房子里住,可惜没水没电。”敏敏带记者回到她和父母同住的小窝。记者看到,这间2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墙面已肮脏发黑,木质的桌椅都已发霉,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墙上,敏敏曾用蜡笔涂鸦的痕迹还依稀可见,歪歪扭扭的“爸爸妈妈我我”看得人无比心酸。敏敏的房间里,还摆放着她幼时的照片,那个穿着蓬蓬裙、睁着大眼睛、笑得合不上嘴的她,变得如此遥远。“我想搬回这里住,我想继续读书。”被问及有何心愿,敏敏不假思索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