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失感  

2012-02-03 16:38:25|  分类: 忆起向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汽车在乡村公路的的一个小站停了下来,我拿起行李箱和背包踉跄下车,司机是个40多岁大叔,戴着一顶浅黄色的鸭舌帽,他见叫我急着脚下车,行李在车门两边左右碰撞着,说:小伙子,别急,慢慢来,我等你谢了,大叔。我扭过头冲司机一笑。

一下车,双腿就搞到一阵的虚空酸疼,定是曲在座位太久的缘故,天色已晚,冷风吹拂,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光影交幻着奔向未知的远方。我终于回到了阔别12个月的小村庄,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一股带着油菜花和鹅肠草的味道从鼻尖吹过,秋收已经过了,田里怕是野草的天下。

这便是我的村庄了:一条弯曲的小公路从村里蜿蜒而出,路两旁尽是稻田和水田,天色昏暗,但仍可以看见稻田和菜田泾渭分明。远处黑压压的一片片甘蔗林,像是布好阵,随时冲锋的中世纪骑兵。无数外出,无数次又回到这里,每一次的归来都随着年月的逝去而怀着别样的感情,面对着寂静、无人、绵长的乡路,我的记忆显得有些凌乱,太多东西刹那之间涌上心头,却道无人知。

(二)

房子已经旧了,我能读懂墙角青苔的一片热情和不舍,当天下起小雨时,它们在靠近下水道的地方生长得更加猖狂,它们仿佛才是村庄真正的主人,不知那场无名雨后出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散了踪迹。它们畏着阳光,把一生在这低暗的角落过完,这让我想起了这片土地之上的农民,三分薄土上记挂一辈子的希望,尽管这希望有太多的汗水要付出,也有太多的压力要承担。他们背着太阳和暴雨过日子,尽管洗脚上田的人一再增加,但是那些坚守在村子里的人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关于出路的愿想。

乡村的夜是非常静的,那是纯粹的静,关掉灯之后,周遭一片黑暗,没有半点光,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偶尔的几声狗吠从不知那条巷子传来,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样的夜曾经属于我,现在再次属于我,内心不由得一阵的喜悦。

这一夜是无梦的一夜,梦都留在了那个喧嚣的城市了罢。

我想起自己马不停蹄赶回故乡的苍莽,现在却是悠闲地望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村庄生出各种问题和犹豫。当我以为会以一个孤独的姿态在这人去屋空的村子里度过十几天的假期时,我不过是太一厢情愿。我的回来,没有锦帽貂裘,香车宝马,我不过是以一个落魄的游子身份在某个冷风咋吹的夜晚溜进村。

家里慢慢热闹起来,邻居和亲戚都比平时更殷勤,只不过有时众人散去,人走茶凉的空荡和落寞,我比家里人更看在眼里。

七婶来得那天,我正要出去走走,没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在背后喊:小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回来也不告知一声啊?还记得你七婶么?

我扭过头,一个穿得非常臃肿的中年女人,嗑着瓜子,脖子上殷红的围巾特别刺眼,那便是我的七婶了。我赶紧叫了一声:七婶,你也来了

瞧你说的,什么也来了,很多人来了吗?她依然笑着,用右手拇指和食指从左手拈起一颗瓜子放进嘴里磕起来。

哦,不是很多。”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母亲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

哟,七婶。进屋里坐。

我来看看我的有出息的侄子。七婶把左手的瓜子放进口袋里,拍拍手和母亲进了屋。

我对中年妇女之间拉家常一向没兴趣,跨大脚步走了。母亲经常说,这家族里头就七婶最在意你了。其实我看到却是,在众多的婶母之间,只有母亲和七婶最谈得来罢了。说是在意,其实是严重了,又或者是她把对自己儿子的希望间接地嫁接在我身上。她的儿子,我的堂弟从小就调皮之极,娇生惯养。这些伦理之间的平常事我是断不会拿着思考半天的。

(三)

阿全跟我说,他看上了邻村的一个女孩,但是她父母看不上他。我把手中的甘蔗用蔗刀挥霍几下,就把皮去掉了,我们坐在巷口,对着三亩的鱼塘,阳光出奇的灿烂,阿全点了根五叶神,慢悠悠抽了起来,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二个关节处一片焦黄的烟迹。

我对他说:那女孩怎样?

“贤淑、美丽、勤快……”

我是问她自己的意见如何?

她很含糊……现在的女孩都这样吗?现实、势利、听妈妈的话

我明白,所以你要变得好一点,好到她父母都嫉妒了

哪有这么容易,你就好,书读得多,有知识,有能力

有知识和有妹子不成等价关系。

那也对。阿全说,我顿了顿,一口的甘蔗渣塞满了嘴。

你说小宝走了什么狗屎运,情况和我差不多,女儿却都会叫爸爸了。阿全有点不忿地说。

我不会忘记那天,两个光棍对着一口青绿青绿的鱼塘把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然后陷入夕阳的沉默中,我俩像傻逼一样。我们仿佛只有将来,没有过去。只有将来怎么样,怎样,才能让那些把婚姻当买卖的父母有一天对你低头哈腰。我知道阿全怎么想,他虽然读书不多,但是也知道爱情和婚姻的区别,也知道恋爱和结婚的区别。他指着村头那栋新建的小洋楼以幻想的姿态说:假如我也有这样的一栋房子,媒人肯定挤垮我家门槛。

我想起了自己,比他更相信爱情,却更害怕现实。有了这样的所谓醒悟,却不得不说像我这样的人仿佛注定要走上被别人父母挑选的黑路,但,我真的一无所有,这是个很恶劣的想象。

我没有过去,过去不过是平淡无奇,这样说来也真勾不起别人的半点兴趣。

假如遇到有人问:说说你的过往?我该如何作答?假如答没有过去。那是多么黑暗的台词。阿全就说:我只对未来负责。任何人听了会一怔然后就傻了,因此他应该说明白一点,我希望我的未来比我的过往更辉煌,更完美,更幸福。别人一定会从心底称赞他,像个男子汉!

当我们陷入一种理想主义的境地,却会生出一种更加悲情的成分,一旦你打破生活的真相。我不知道有多少乡村爱情故事到头来只是一个破败的结局,也不知道有多少佳人被父母的意见左右。在这片土地上诞生的多数婚姻都和金钱的丰厚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那些相亲的家庭,相识一天,看着满意,就把婚期定下来了,第二年春,一个孩子的哭声就在乡镇医院的某个房间打破家人的紧张,迎来期待和祝福。

家长眼中,这是完美婚姻的表现。这样的例子每隔一段时间就在眼前上演,让你不得不相信。

(四)

我依然相信的却是,真正的故事会一直存在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