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得闲饮茶

得闲饮茶

 
 
 

日志

 
 

引用 “我靠重庆”,权力傻眼   

2012-07-11 11:21:17|  分类: 寻寻觅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北利川在重庆公汽车身做广告,以“我靠重庆”打头,推介“龙船调的故乡”、“凉城利川”等概念。因舆论关注,重庆市工商局要求立即撤下。
  不知重庆市工商局要求撤下广告的文件能够怎么写。政府部门判断广告用语是否违背公序良俗,应当援引规范的解释,但按照规范的汉语字词典,“我靠重庆”毫无不妥之处。按照社会交流中实际的语义使用,“我靠重庆”就显得粗鄙低俗了,但它可以作为政府对一则广告下判断的依据吗?对政府部门来说,这包含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悖论。

  规范的语言运用,代表着权力认可,语言文字委员会就是认可机关,应引为各个权力部门判断语义的依据。这样,政府见到“我靠重庆”,就要按照“我依靠重庆”、“我紧靠重庆”、“我背靠重庆”来理解。但这样理解,显然脱离了当下社会语言现实。
  当下语言的非规范使用、粗俗化使用,不仅不为权力认可,而且正是语言管理的权力机关急欲革除的现象,既然如此,权力部门见了,又何以按照自己不承认的语用,去理解那个表达,从而作出处理的决定呢?
  无论如何,权力都是尴尬的。听任“我靠重庆”在社会约定俗成的语义下满街跑,坚持按词典意思理解,相当于对权力必欲消除的低俗现象视而不见,这是鸵鸟行为。按照当下的社会语义去管理“我靠重庆”,又相当于放弃了权力向所坚持的规范语义,而接受它绝不承认的语言粗鄙化使用。

  我想,广告方也一定拿捏了权力部门的这种处境。它要管,依据不充分;它不管,心有不甘。要取缔,没有充足的道理;要追究,广告方有说辞。然而,毕竟它还是管下来了,因为这是中国,前一天批准项目,第二天责令停工,都能搞得很顺当的地方。
  像这种利用模糊地带的事情,其实是很难进行“依法管理”的。大多数处在模糊地带的东西,所谓模糊地带,就是很难称为违法,而是利用了管理的空当。其中很多也不违背行规或者公序良俗,少数违背行规或公序良俗的,则有同行或社会去约束,这种约束未必很硬,力量却未必小。但因为当下中国的日常社会交往,“性话语”和“性暗语”热力四射,所以“我靠重庆”也就得以刷上车身,相关利益方则满意于“被人记住”的效果。

  对“我靠重庆”有众多评论,或指斥其低俗、恶俗、出歪招,或称道其真诚、智慧、好广告。五岳散人见解独具,说出了一个新的观察:社会现在清晰地分成网络人和非网络人,两个社会群体由于获取信息能力的差异,各种差距将会越来越大,网络社会最终会成为社会主流,管理这个社会的人,大部分都还在网络之外。
  我想将五岳散人的观察再作点延伸:网络社会以前或以后,权力都力图规范一切,视非规范为多余乃至病态。如果人们一依权力的规范,那管理真是轻松。然而,非规范、非正式的行为从来不能得到完全的收编,非规范的语言使用和语义流变,也就是“不好好说话”实在只是非规范现象中冲突最轻微的一种,但因为它搭载和表达观念、意识,实际上对权力的规范化努力制造了最经常的挫败。它通过语义的复杂性和颠覆性,使权力的规范愿望显得无能为力而且进退失据。
  今天,“小姐”变成了妓女的称谓,“同志”已经不是“叫起来格外亲”。当语义改变在整个社会形成共识,非规范战胜了规范,权力编定的规范词典就十分滑稽。这是权力对语言失去了决定权的标志。当权力达到连语言形式都严加控制的程度时,语言就成了一种无意为之的争战场地。“我靠”在重庆公汽车身上出现,“1984”在街头的凡客广告招牌上出现,语言指向的层面不同,但都心照不宣地利用了语言的单一表象后面复杂的所指。在语义的缝隙面前,权力显得尴尬、颟顸、小题大做、进退无据,一旦管理,就只剩下了霸道。
                                    2012-7-9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